<rt id="sck0g"></rt>
<rt id="sck0g"></rt><rt id="sck0g"><xmp id="sck0g">
“軟弱”的父親
  作者:蒲都高速公路TJ-7標—葉青  時間:2019-08-02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父親不高也不矮,圓圓的臉上嵌著一雙大眼睛,是標準的“鮮肉臉”??伤D暝谔锏乩锔苫?,皮膚被曬得黢黑,練就一身發達的肌肉,再加上他脾氣不好,發起火來眼睛一瞪,額頭青筋暴起,令人不寒而栗。這些,使得他一點也不“鮮肉”。

每當鄰居家的小孩賴在我家玩不愿回家,他們的家長便喊道,快回家啰,再不走“活閻王”就要回來啰!

“活閻王”指的是我父親,小伙伴們在我家玩的正開心,一聽見關于父親的動靜,就紛紛飛回到自己家里。為此我很是煩惱,“白娘子”和“許仙”動不動就逃跑,剩下我自己一個人扮演“小青蛇”,還有什么樂趣可言?

5歲那年春節前,家里殺年豬、吃“刨堂”,親友齊聚,很是熱鬧。父親叮囑我不要亂跑,免得撞倒廚房的湯水燙傷自己。而我正和小伙伴們忙得不亦樂乎,專心抓捕“飛天大盜”,哪還聽得進去他的話。無奈之下,他一把將我撈到一旁,“啪”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。

雖說是打,我并未感到疼痛,只覺得在眾目暌暌之下受了奇恥大辱!我獨自盤算著,要新賬舊賬一起算。晚飯前我扎進大人堆里,一本正經的告訴他們,父親的名字其實是“葉牦?!?。父親和大家一起笑得前仰后合,大人們打趣我爸道:老葉你脾氣那么怪,沒想到被自己小女兒給治住了。我頓感自己威風凜凜,沒想到他如此軟弱,居然不敢訓斥我。

2008年“5·12”汶川地震時,我寄宿在離家23公里的中學,震后交通和通訊中斷。我在學校搭的簡易棚子下熬過了充滿恐懼的一晚。次日中午,我正排隊領食物,班主任扒著人群找我,他身后跟著的分明是我父親!

回家路上,余震不斷。父親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搞快跑!莫回頭!

多年后母親告訴我,地震當天下起了大雨,余震非常頻繁,父親不顧家人和村委會的阻攔,堅持要去學校找我。直到在離家10多公里的地方,道路被落石堵死,無法通行,已過不惑之年的父親埋頭痛哭,他含糊的話語里能辨認出的,是反反復復說著的:我要去找青兒……我要去找青兒……第二天雨停后,父親凌晨三點多就摸黑出門,一邊和村里人不約而同的趕去清理落石,一邊往學校的方向趕路。

得知父親曾痛哭,我再次確定了他的“軟弱”。

父親很節儉,襪子穿到磨成紗狀也不肯換掉,其他衣褲更是補丁摞補丁。在不少同學都換了觸屏手機的時候,他卻只給我買了一百多元的“老年機”。母親說父親是“守財奴”,他也不做辯解。我自小齙牙,高中時萌生了矯正牙齒的想法,費用將近5000元,我心里全是不安。依稀記得那天很熱,蟬鳴鳥叫此起彼伏,一如我嘈雜的心情。

父親開口道:“你讀高中,一年的花費近兩萬,家里經濟壓力很大,這些情況你是知道的?!备赣H平靜的反常,我幾乎斷定了他會反對。

他頓了頓說:“除非你能給我個理由?!?/span>

“因為齙牙使我自卑?!被椟S的白熾燈光下,我看不清父親起身時的表情。只記得在那個夏天,母親陪著我去了市醫院,拍片、拔牙、戴牙套……后來,每當我看到鏡子里整齊的牙齒,總是不由得回想起那場簡單的對話,父親大概是真的軟弱。

前不久,我和丈夫回家看望父親。正值項目部大干期間,我們在家住一晚就得匆匆返崗。離家是次日上午,車子后備箱被臘肉、香腸、蜂蜜、土雞蛋塞得滿滿當當。出發時,院子里那株被我聞了好幾次的玫瑰花,已被舊報紙包起來,安靜躺在車后座。

父親的身影越來越小,我的視線也越來越模糊。

父親并不軟弱,他包容我的調皮搗蛋,擔心我的安危,頂著巨大經濟壓力也要消除我的自卑……這些點滴匯聚在一起,是樸素而深沉的父愛??!

玫瑰的香味彌漫在車里,我熱烈的渴望歲月能優待父親。而我,也開始學著當一名“軟弱”的女兒,希望能像父親愛我一樣去愛父親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幸运28官方正规平台